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爱吱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85|回复: 15

[原创小说] 还有半章,一个故事的结尾。一起发了算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03: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O+ d: u6 C# W
朱秉仁听到小茹通报,诧异地抬起头,就见合水肠衣大王段得财一瘸一拐走进大厅。当时朱秉仁正在和杨家旺谈话。
. V; g% f+ O6 W& _* S8 |“段老板,今天怎么有空?”朱秉仁问。5 N. F! t3 ~' b/ `0 G- C
段得财哀哀地:“朱,朱老板,我那亲家走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捂着脸嚎啕大哭。
' C- x: w% W: w1 k“什么?”朱秉仁大吃一惊:“世显过世啦?出什么事了?”$ `9 x7 p5 J: b; g$ K$ F
段得财哭了很久,才唔噜着说:“可怜我那秀云,还,还有外孙,才十一岁呐,造孽呀,十一口人呐。我也不想活了。”' B% g* V8 x' {3 g9 K
朱秉仁和杨家旺都沉默了。他们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但谁也不敢开口问,就坐在那里任凭段得财恣意发泄。这是一种可怕的无奈,好像跌落悬岩无所攀援的无奈。
9 ]$ q' c/ s5 g“朱老板,我求求你,看在你和他们的交情,帮我们说句话吧?”段得财用手指着客厅内那些领袖接见的大幅照片,绝望地嚷嚷:“共产党存心不让有钱人活呀。”; J. H2 j: }/ w9 s5 n( A
朱秉仁低着头,还是不说话。/ J1 G; @, U. Q7 ^, p
“朱老板,我们中间就您还能给他们说点话,我实在没有办法啊。”! H, g( @' o8 n* V8 U4 t
朱秉仁脸如死灰:“扶段老板下去休息。”' \( U1 B$ q5 E# y
几个下人过来,搀着段得财离开。段得财边走边哭喊:“朱老板,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你就说句话吧。你要我死,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家客厅里,也比被他们整死强。”4 ?0 C* r, n! I; N+ S1 j+ X- s7 l3 S
可怕的寂静,长时间的寂静。厅外燥热的空气烘烤过道的石板,升起几缕妖娆盘丝,宛如传说中的吊死鬼,无厘头地旋转、游荡。斜阳把窗外张牙舞爪的树杈投影进屋,扣住朱秉仁脚下的那双黑亮牛皮鞋。大厅中央的重庆建设沙盘已经很长时间无人过问,落下了薄薄的一层细灰。几条红黄色的金鱼在朱秉仁身后的鱼缸中一动不动,好像等待和主人共命运。只有大门边的一盆海棠还在漠然笼罩下挣扎,呲裂几许艳丽的花瓣。
8 w' _& T* C8 @“家旺,我想写封信,你,愿意签个名吗?”朱秉仁斜瞟一眼,突然感觉对面的那张脸变得陌生起来。
. s; g5 t! |3 d! z; M! o  v“秉仁兄,还是去北京吧,他们邀请过你好几次。”杨家旺犹豫半天,终于说。6 E, j5 U/ U2 T5 B# R
“我走了,大华怎么办?大华工作那么多年的弟兄又该怎么办?”朱秉仁沉着脸,好像心也沉落水底。! e, e0 ~# }1 \- _4 G
“我说句实话吧。大华,还有我的和顺,都是迟早的事。仅仅工会整天闹着给工人提薪,就能把公司挤垮啰,做那门子生意?这里的弟兄,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让他们听天由命去。”杨家旺两眼噙着泪。
: L. C/ r: t- j5 ]朱秉仁咬着嘴唇、腰板笔挺,倔强的目光盯着门口的秋海棠,再不说一句话。3 B3 |4 [9 C/ h& v
“秉仁兄,要没别的事,我,我就先走了?”杨家旺起身,想挪步,看了一眼朱秉仁又坐回沙发,低头也不言语。又起身,又坐下,如此三次,最后一挪三回头地离开,连再见都没说。
/ N4 M4 }' N0 A/ R! F- H; i又是难以忍耐的长时间寂静。
. T% o, i; i% k9 F5 `/ f6 y) Y最后,朱秉仁开口了,他说得很慢,但吐字异常清晰:“小茹,拿纸笔。我要写信,给周总理。”
' T% j9 k9 }. m6 c+ @+ u6 _鱼缸中火红的大金鱼瞪着眼睛,凛然摆头,摇了摇尾巴。
5 u! v' d/ @$ i# D: F1 L
" ~' E( p5 v( T# e# s$ x/ q, e+ c% n  e& G$ {& i3 A! P- ]' ~5 v
赵志一把白丁拖出会场,找了个小吃店,要了两碗麻辣素面边吃边聊。
! w& ?" F# C2 g/ a! L; B“好辣。”白丁鼻涕眼泪一起流。
; h, r6 u; P) a4 \* o- v. g“在四川呆两年了,还没习惯?”赵志一稳如泰山。  I! G8 g) H# o- c1 Q6 N( c! g
白丁放下筷子,哈了两口气:“志一,姓韩的是不是缺德?逼死人一家子。”
9 X( }8 }- C/ \5 ]- _& Y“你家里挨过整,当然这么说。”赵志一不以为然,端给他一杯凉水。
5 V9 q) k) N; y9 n7 H$ @2 V8 F白丁大灌了两口水:“那,拖我出来干什么?你应该站出来支持他?嘶,舌头根都痛。”( H# X( Q  L5 m# V
“我支持?那么多干部在场,多少比我官大的?我凑什么热闹?这种是非躲越远越好。”赵志一咬着他耳朵说:“你信不信?我算个命:韩、张,都没好下场。”
1 I7 P$ o1 i+ A+ k% q“扯逑蛋,总有一头正确,这是党内的规矩。”4 k% K5 `) K6 n! |% m) O% K
“你啊,还嫩。等着瞧。”赵志一答。
4 n8 F/ a8 H3 Y* Q3 [, U“我说,你们下面也都这么乱整吧?”白丁用筷子指着赵志一,不怀好意地:“谢富治知道吗?”" i4 k0 f* d6 i0 a, k5 U+ H
“呸,”赵志一说:“啥叫掌握平衡?本事。老谢比他姓韩的强多了。”
6 r* b1 J* t& m4 z2 e“我就不懂,天下都坐上了,还急心疯地搞土改,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  M# d# v* Q4 X; L' r8 k
“书呆子话。”赵志一把最后一根面条撮进嘴里:“没听过“湘米倒灌”的说法?四川出大米,粮食还要从湖南调进来,为什么?川东年年闹灾荒,地又都在地主手里。再不分,农民怎么活?”; O/ \. q6 C  e9 r5 l' q
$ d: Q; O/ L# a% o( z5 ?8 x' s
# k) R% f, q! U4 p' `
小吉普一溜烟冲袁慧过来,急刹车,就听黎明在驾驶座上喊:“小袁,上车。”话音未落,车又转了个大圈,停在袁慧身边。  H8 K2 `! y5 ], w9 V
袁慧正和尹玉珍边走边说话,听到黎明喊她,不禁一楞:“首长,有任务?”
$ y# a2 U, m. W+ s黎明侧着头,不置可否,袁慧对尹玉珍略表歉意,赶紧上车。小吉普又一溜烟开得无影无踪,还差点撞翻路边一个机关工作人员,气得那人大骂:“狗日的,不要命了。”
. Z& T2 F' A7 O# p3 w吉普开出县城后很快偏离大路,左转右拐,穿越田间小路,冲过浅滩,激得水花四溅,然后沿着河边的碎石道继续走。道路坑洼不平,袁慧几次都差点颠出车外,吓得她连声喊:“首长,慢点,慢点,车要翻了。”
( [4 f+ e) k1 P1 l; s7 X9 o( O最后,小车沿着一处大角度斜坡冲上丘岗,突然熄火停下。黎明打开车门,跳下去,对着袁慧高喊:“妈的。要是那个姓余的那么坏,韩枫就该早早毙了他。”0 o1 z9 b( g$ m/ v, U$ b
袁慧坐在车里,惊魂未定:“部、部长同志,这、这,是任务?”( k( }9 @' P" M- r
“啥任务?憋了一天,想散散心,你不愿意?”黎明长长舒口气,环望四周:“看看这里,人总喜欢追忆过往的云烟,却不去欣赏眼前的山水。知道为什么?”3 t6 ?) @0 Y: U/ Y" R
黄昏,西坡顶的常青林外挂着一弯纤细的月牙。苍郁的丘陵圆背蛮腰,蜿蜒舒展、起伏和缓,在仲夏的残昼下层叠漫卷,墨中翠、翠中青,如同水笔滃染,浸润淅洒。萝蔓青藤爬过残破的石壁,张牙舞爪,爆裂似地向周围扩张。一株数人合抱的柳衫独立挺拔,傲视遍野繁茂兴盛的杂草。杂草夹着紫、黄、蓝、白各色小花,漫过坡岗,一直延伸到下方娓娓述说的小河边。小河位于两列丘陵环绕的小盆地底部。水流上方先是薄雾袅袅,然后薄雾随着渐渐的凉爽而富集浓缩,升腾扩散,最后弥漫至整个盆地。人在坡岗,脚下白雾如同乳浆沸沸盈溢,头上却是米蓝色的清凉天空。天空中缀着几粒石英碎屑般的弱星,半透明,带着闪烁的清辉。远方的暮霭隐隐约现一座颓败的山神庙,寓庄严而迹荒诞。近处则仿佛中天分落几沽水塘,插着几株稀疏歪斜的菱花藕茎。
, h1 x, @' z. }- W“紫堇花,龙胆花,这是什么?”袁慧没有回答,她下车弯腰扒拉草丛中的野花:“细条花瓣,朝外翻卷,橙红色,带紫黑斑点,应该是卷丹花,百合的一种。”, w, C0 o4 e# z$ M- r, T
“你知道不少花草?”
- g, P7 E8 ^& @  a4 `% ?* @; D“上大学时学过一些,都快忘光了。”% K$ w% d' z, L* f) d2 W/ s
“我看什么花都差不多。”
) U; q+ t4 F; |  K& @$ e“又不是军队,什么都千篇一律。”& p+ F$ k8 ?* V9 x( k9 A% I
“是啊,军队的生活单调,也单纯得多,地方上的事太复杂。”黎明双手抱着脖子,无限向往地说。% m: s0 Y: v+ l$ W3 C: G+ n0 Y
“你当时为什么不继续留在部队?”3 c2 @5 Q; b* ]8 W% c) E
“都是组织决定。”黎明叹息:“谁个自己做得了主?”
; o9 [- d0 C1 \7 e“所以眼前山水只见丑陋,过往烟云更多理想?”# A1 o  B% a" a- X, J; N
“小袁,我们是心有灵犀,对吗?”黎明含笑问。  A' c6 A& i# r' o/ d. o4 T
袁慧的心率开始加快。她拿出手帕,在一块石头上掸了掸,一屁股坐下去:“我,我才不管山水、烟云呢。反正,我参加革命是出于理想。因为不满意国民党的腐败,希望看到一个公平的新社会。哎,你不知道吧?我爸爸是徐州的铁路总工程师,在美国留过学。民国铁道部的老人施肇曾最欣赏他了,特意推荐给后来的交通部部长俞飞鹏。临解放时,他也想逃到台湾去,还是我写信给他做工作,总算留了下来。到现在,我也是理想高过现实。想得挺好,谁知道能实现不。”& q7 P6 d4 S" l
“那我正好相反,参加革命是现实高过理想。当时对党的认识很模糊,就为了找条生活出路,然后娶媳妇成家…,”黎明说话时还试图保持潇洒,之后犹豫片刻,慢慢贴着袁慧身边坐下:“一晃十多年了。”
/ e, r  \( f, S, ?+ q$ u5 ~9 V6 g他又犹豫了,伸手想揽袁慧的腰。袁慧的身体如触电似地颤栗,然后条件反射般地挪开半分。她的手紧紧抓住黎明的手,既想推开又想更往近处拉。
% ?8 U; J% H6 F; h/ W0 G# ^' @( ^“黎部长--,”停了很长时间,袁慧开口要说什么。
9 e8 ~" s0 i/ g“就叫黎明吧。”
% u' L+ \6 N  u0 C“不,我还要想想。”袁慧突然甩开黎明,站起身,用手理理额前的长发:“黎明同志,你说实话,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对不对?记得你从前说过,韩书记和张秘书长过去都做过你的领导,一个是革命的领路人,一个是到部队的第一位指导员。在你心中,他们总是高高在上,矗立云端,是正直、坦率、光明磊落的化身,是你的榜样、你的楷模。然而就是今天,你的理想突然垮掉了。为了十一条人命,十一条夹杂着罪该万死的人命,从云端一直垮塌到地面,暴露出山水本来的平庸、或者干脆是丑恶。你这会儿找我,不过借个法子弥补一下。用温存来麻醉幻灭,用感情来抹平失落,并不是铁石心肠真的流泪。我说得对吗?”/ S; x6 a) P7 x+ I
“不对。”黎明楞楞地说。他想解释,袁慧却继续不管不顾。
0 }6 N  r" ?4 I8 g“我虽然是女同志,但投身革命绝不是为了给谁做花瓶、做点缀、做附庸、成天小鸟依人去听谁的故事,顺着谁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我想有自己的东西,依靠自己去努力。我觉得:人只要信念相同,不管男女、不管先后、不管亲疏贵贱、不管伟大或渺小,都应该互相尊重、互相独立,互相平等地面对对方、面对他人、面对所有事、直到最后面对马克思。”
  b( g% i" d  }7 |1 r米兰色的布景已变得深蓝,萤火虫漫天飞舞,伴随着池中琴娃一片清脆悦耳的鸣叫,天籁松风。
4 [+ q5 h8 w* P* n0 ~" A黎明上前一步,抓住袁慧的胳膊,因激动而喊道:“你要我做什么?袁慧,要我指天发誓吗?要我下跪吗?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能做。我们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性格,这不要紧,要紧的是我们观念相近,都懂得做人应该敞开心扉、尊重对方而不是两面三刀、趋炎附势。我们将来会拌嘴、会吵架、会为了鸡毛蒜皮争执不休,但我们永远不会一方道貌岸然却鄙薄小瞧另外一方;也不会一方附庸风雅却呼呵使唤另外一方;更不会一方跳上一只船却抛下另外一方。我就想和在你一起,握紧你的手,抱紧你的身体,直到…,”) @) R  K/ ]" w+ _- E8 L- I
两人的脸越凑越近。就在这青天之下,波翻浪涌,飞流泄洪的白雾之上,他们成就了共同生活的第一吻。
2 o! ^. J$ O: t" `4 T 4 N$ e" H! A4 i: n
: t& h/ _+ ?- @9 L$ n7 \
袁慧回到重庆,张雪芬到宿舍找她,两人坐在床前聊得很高兴。谈到黎明时,袁慧低头羞怯地承认:“他和我说了。”
$ @8 W3 S% G, X( B" i: O“真的?”张雪芬很高兴:“那你呢?”
5 U  @8 e3 D* f" q0 m袁慧点点头。: t" N3 s5 D. {  t8 x8 x  {
“哎呀,好妹妹,”张雪芬舒了口气:“这回我完成任务了,老白一天问我好几次。”
0 a: O9 T* v( `. O' d8 o她起身梳理下头发,望着窗外疑惑地:“那人在干什么?我来他就站那儿。”# x  l8 \, M- ^5 ?1 S% g) R
袁慧跟着懒懒地起身,也朝楼外远处瞟了一眼,忽然愣住,半天说不出话。张雪芬不明白:“你怎么了?”6 a8 ?6 l. O# [5 t6 `/ J' @$ ~7 t
袁慧伸手打开抽屉,稀里哗啦扔掉面上的物品,从角落里掏出一个本子飞跑下楼。
$ r5 x/ X/ t) [  H! L: {“甄宜--,”冲出宿舍楼大门,袁慧高喊。
1 D: o7 x3 h1 F9 U& V那人猛地一震,侧身侧脸朝向袁慧,眼睛却死盯着地面。! C) V8 y' n6 e; @) h0 I! ^
“是你吗?”袁慧跑到那人面前,却突然停步,反倒好像吃不准:“你回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9 L! n; ]7 Y; P" C- L7 F
那人浑身颤抖,一句话不说,身体侧得更厉害。
" T; J2 \0 M* B# B“你转过脸来,为什么不敢看我?”袁慧心里七荤八素,翻江倒海:“你转过脸来。”
* G0 `5 @, y. [) w: I那人目光阴沉,半响终于缓缓转身,面对袁慧。
$ p/ Q1 z7 f) J/ g5 H4 L袁慧“呀”地一声尖叫。% G  ]" t' S; _& N
甄宜的右半张脸极度扭曲,布满粉、褐、黑、红,长短不一的疤痕。他右眼已瞎,右手蜷缩在袖筒内,只有一副鸡爪似的手掌吊在外面瑟瑟发抖。0 s% W. x+ n# F2 Z; f2 G$ {: R3 z6 x* I
袁慧双手掩面转身跑回宿舍楼,手中的诗集“啪嗒”跌落地面。
7 I5 {2 U1 O) y4 Z0 w( v. \甄宜一步一瘸走过去。他没有弯腰捡拾,就用脚踩,转动脚背使劲撕踩碾踏,直到把诗集蹂躏成碎片。
- Y) n) \( m! t3 t* Y) M ) c# F+ e1 I3 O/ K8 i

* {! S) {9 E+ o1 P! D2 P“你先看看这个。”谢富治递给黎明一封介绍信。( n$ o9 B: v, m$ a9 U& }
黎明接过来,见上面赫然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公安局的大红印章,写着:
3 u" w5 I+ F1 o7 x; B  `% p“川东区党委领导:
* E& U, b% u" c/ b3 m兹介绍我局梁国根,李永德两同志前往你处,调查历史反革命分子袁和坤(已逮捕)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反动经历。据查,袁和坤的女儿袁慧现在贵处办公厅工作,请给予协助清查为盼。”
/ f! I8 P3 A* s- v3 [: n落款是江苏省公安局局长的名字。
" p6 z+ Y* c* b8 T; x5 a* h! w9 }“袁慧同志早就和家庭断绝关系了。”黎明脱口而出。, A& m" h9 e! `, u4 s
“我知道。组织上已经做过调查,袁慧同志没有问题,你不用着急。我让人把他们打发走了。不过--,”谢富治望了望黎明,接着说:“你俩要赶快结婚。另外,结婚以后袁慧同志要调出区党委。”
2 Z) g& N+ X1 z$ I- q- Z9 p“我也知道。”黎明铁青着脸。6 ^* [9 x! @! f2 x5 V
“文清同志怎么样了?住在那家医院?”! L5 @# n+ ?# e9 L
“川东医院,就是过去的宽仁医院。医生说他身体垮了,以后只能在家养病。”1 p% J; p9 u# e" ?$ ^
“哦,有这么严重?”谢富治稍感意外。
. x! X: j5 F6 i: `* E4 ^6 A & t! u( u) S+ V' ~  ~
% `& X9 s! i' s0 B% V, S
哭泣的袁慧见黎明进来,一头扑过来,一拳又一拳地砸他。之前,张雪芬正试图安慰她。1 m) g8 {1 i" f' q0 V2 `1 v* i
“出什么事了?”黎明抱着袁慧,望着张雪芬,有几分慌乱。
/ L8 M- F/ f+ X% i张雪芬做了个手势,叫他别问,然后悄悄带上门走出房间。5 h/ F$ B4 `( V
“究竟--,”黎明刚说两个字,不料袁慧的拳头砸得更急更狠。黎明赶紧说:“好,不问不问。”他顿了顿又说:“你爸爸,最近有消息吗?”4 U' l2 r4 C0 q2 x3 |, @$ F
袁慧停下拳头,迷茫地抬眼,摇摇头。
: O- L7 M. ^1 }. P' ^0 _“把手续办了吧?我能保护你,不管出什么事。”黎明也不想多说,就一把抱紧她。
8 Q* k% e% m" C  F5 f“出什么事我也不想活啦,”袁慧放声大哭,边哭边歇斯底里地喊叫:“我太蠢,太蠢了。”
' f! N; r% _7 G, d  b, P1 I短短几天,他们的手续全部办齐。简单婚礼后的当天晚上,袁慧和衣坐在床前,两眼发直,嘴唇紧闭,一动不动地坐了半宿。$ ^3 j7 b6 C/ R. `# @% p
4 q8 A& |2 |. D! q
5 o$ [7 Z- ?+ x# O, r5 y  P$ ^
张文清躺在病床上,周围吊着各种瓶子和管子。夫人李钰红着眼圈坐在旁边,正喂他吃桃子。
7 ~) e. w0 L. f) }* c8 Y2 e谢富治走进病房,见张文清挣扎着想起身,连忙上前,一把把他按住:“使不得,使不得。”
. P3 n) B( C. o8 |3 S8 E8 n8 L% j“他就这样,躺不住,犟得像头牛。”李钰抱怨道。
1 }) v7 R8 j, i张文清笑笑,喘息片刻,上气不接下气:“谢书记,我,我要给西、西南局写信,反映…,”
) y* ?3 h5 i; t  Z7 J# T: j/ b谢富治瞟了李钰一眼,李钰马上走出房间。谢富治这才说:“这个,恐怕不那么简单。”
7 u% v9 h4 z! u, o  Q' C“那我就写给中央,写、写给主席。”张文清盯着对方,充满期待。
9 J, T5 G. h+ p; W; V8 F! c谢富治长时间的沉默。
0 y! W; Z% m. Q“我要看、看看,党内能不能,提个意见。”张文清几次断句,终于把意思完整说出。他的目光依旧倔强。4 R, Q5 N( X- n! A4 j
谢富治终于开口:“写好后让黎明把把关,注意措辞。”
! s  s0 ?0 K/ z! r“黎明?这狗日的也…左?”张文清迷惑不解。# [* p2 g. E1 m$ Q8 Y; g3 H
谢富治露齿一笑,却转瞬即逝。
6 S+ A6 C) r- b. P
# N! X8 u# ~4 t
& T, w- ^! J+ }黎明看了张文清的信,一是把涉及西南局的内容通通删掉,二是尽量不提韩枫对区党委的指责,避免上边误会区党委压制贫雇农的积极性。$ f6 i+ I5 r5 c8 h% K: d, W4 O1 Y; x
修改完后,黎明把信交给谢富治:“我是应付差事。”
8 w" f& ?8 t5 ~, Y; o" S7 i% a" |谢富治接过去,放手掌上抬了抬,连信封都没开就退了回来,笑说:“这是文清同志的意见。”
+ c, b; r# u* Q5 j3 o/ p& r- U1 v" P
7 @' W5 ?+ i/ m  M9 _
) T3 `( `, _1 [8 J  I" y$ |不久,中共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来川东。他先去看了殷克光,然后在谢富治家里住了两天。谈到川东土改,他说了一句话:“韩枫同志把辣椒面放多了。”7 Y/ P2 Y( m* v/ L/ k& o
接着,邓小平若有所思地问:“那个张文清是个什么人?”# l4 H; X- O0 W+ R/ N& o
谢富治答:“原来是办公厅的秘书长。现在身体垮了,不能继续工作。”. r8 I, b6 i: m  Y, ~
邓小平“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 ?9 A5 t, }) E" B$ C川东土改,风向骤变。
. h2 L* I- T# N, @8 k8 p
  }3 a  T% U9 s
' l8 j: D3 L; z, [$ ^韩枫在川东区党委挨了一通狠批。等他灰头土脸离开后,谢富治又召集了一个小会。4 D, @$ \* w& A" [5 w: _
“大家看,对韩枫同志应该怎样处理?”谢富治冷峻地说。
% s: F# H. ]. ~) Z  ~吴梦迟小心地说:“按组织原则,区党委没有权力处分像韩枫这一级的干部。”$ G5 S7 h* H2 F9 f3 z
谢富治面无表情:“可以以区党委的名义上报材料,提出处分意见。我认为,韩枫同志不宜再留在区党委工作,应该报请西南局和中央把他调离。”4 y7 G. T" ~  p  ^3 j
举座沉默。
: v. i! G% D1 s, p. M黎明犹豫地:“是不是,太重了?”* k2 o2 z, e8 G# n7 F
“同意富治同志的意见,”吴梦迟说:“这是路线问题,来不得半点含糊。我当初明确给韩枫同志提过意见,可惜他听不进去。”$ l* o' M# S, b% N. [
严俊生说:“黎明同志的意见也值得考虑,还是应该批评从严,处理从宽。不要影响区党委的团结。”
! a6 C9 ~5 f  I6 T0 o魏文中扑哧笑了,又立即收敛,正襟危坐地:“富治同志这么做就是为了区党委的团结。留下韩枫同志会干扰区党委今后的正常工作。 我也同意把他调离。”
+ l* D$ R/ t+ L农村工作部部长李西湖问:“以后的土改怎么搞?”& `9 o# x- ^0 q9 f1 `; z1 y
谢富治手托下巴,沉吟道:“四川其他地区的土改情况---?”' e5 ^! m( a' W4 p
土改工作委员会主任张光北起身走到谢富治旁边,递给他一份材料:“这是川北的情况通报。”. B+ g! R7 d% K0 i5 m, {
谢富治手掌摩挲着腮帮,快速瞟了瞟,颌首一笑,把材料放下。张光北又递给他一份材料:“这是川南的。”; ?& W, Z% [- m5 U7 `4 Q/ x
谢富治笑意顿消,摇摇头又把材料放下。张光北再递给他一份材料:“川西的。”: s( W$ N7 a, A: i) s
谢富治豁了豁嘴,声音极小,好像自言自语:“杀了这么多?”
4 n3 z# }/ h' N5 W' w他拎着材料,起身踱了几步,转脸对着大家,目光炯然:“各地的情况不同。我们还是老方针。严格掌握政策,可划可不划的,坚决不划地主。凡是交出土地财产的,要给予生活出路。只有对极少数顽固分子才要毫不留情地镇压。”
$ U' d5 J7 q1 {3 ^' |. C他回到自己的位置,放缓语气:“好吧,回到我们的主要议题:对韩枫同志的处理,还有别的意见吗?”, F; K5 ~: ^% x4 n
没有,区党委一致通过谢富治的意见。很快中央决定把韩枫调往贵州省任副省长。
) e5 Z2 {7 @( e 9 P7 Z0 B6 A* N$ p0 Q: w; O/ N# S
十一
1 j! V0 s; ]" }% h轻烟悠悠,细雨霏霏。
% {; v5 S2 N# ~' c7 W  P九月的午后,韩枫带着家人离开重庆。他们乘坐一条老旧汽船顺嘉陵江而下,准备到南岸转汽车前往贵阳。黎明和袁慧前去送行。他们在船头支了一张桌子,摆上酒菜,慢斟细酌。
+ e- F# i" w/ u1 b8 ?7 B  y0 A/ ]“好酒呀,再来一杯。”韩枫喝完满满一杯五十度散酒,喊了一声。5 N4 O+ }) j- s
“少喝点吧,菜都没怎么动。”韩枫的夫人茹欣悦小声劝道。8 G. C  Q7 }+ e- ~7 K: m( l8 g
桌子中央的一盘烧全鱼依旧完整,只有旁边的油炸花生米和怪味胡豆下去几颗。
3 Q$ e' _% a& m$ R  t  s' b“爸爸,”韩枫的老大提个筐蹦蹦跳跳跑过来:“看,我抓到的。”
. @8 l2 ^7 E9 b: f“哟,延川好能干。”袁慧见筐里兜着条小银鱼,夸奖道。她问茹欣悦:“多大了?”
4 j/ U3 D  o. B# [# s5 V1 h, J1 b“快满九岁了。那时我们还在陕北,老韩也被挂着。”茹欣悦黯然神伤。) c8 b; `3 a5 j7 f1 g7 A
轮机发出单调沉闷的声响,慢腾腾地好像加不上力。两岸深绿色的山峰老半天才显出是向后移动。一阵凉风吹过,夹杂着粉尘般的碎雨,浅浅地润湿了人的半边脸以及半个身子。
# r9 m7 i0 z( \- {# T“时间好快。三年前我们在长江边,老乡家的渔船上也吃过几次鱼。”黎明说。% V: p/ ^/ t8 J" g. j
“那是现打现做,鲜美无比。这里都是死鱼做的。”韩枫用筷子指着盘中的鱼,笑得好像很洒脱。
# Z7 M( s5 D3 P9 ?/ ?) j“当时,你还说要到那儿去养老。”7 o2 Z5 P$ D- J, l- g) `
“那里的话?我怎么记不得了。”韩枫哈哈笑起来。
% W* D8 j2 I) x" {! o0 B0 X6 {- m“妈,饿了。”韩家老二又跑过来。茹欣悦连忙夹了两大背鱼肉,搁自己盘子里,挑去刺,再喂到孩子嘴里。. p0 V. g' B7 m1 I  t+ M
“好吃吗?”妈妈问。
- e3 z4 [7 @7 Q“嗯,还要。”儿子嘴里含着肉,人已经粘在爸爸身上,嘟噜着说:“爸,我能玩你的枪吗?”
# W- Y( d6 I. {- q3 R“胡说,枪是小孩子随便玩的吗?你的那些书呢?去读几页,尤其是《唐诗三百首》。我圈过的都得背熟。爸爸一会儿考。”
9 z: J& K$ f9 Q儿子狡诈地眨巴眨巴眼:“我,我忘带了。”6 r6 I/ K2 D) s' D
“啊,好你个狗日的。我们要走好几天呢,你一天书都不读?成天玩,不要命了?”韩枫在儿子屁股上狠打了一巴掌,儿子“嗷”地一声跑开去。
* |1 F8 F7 l$ ~! ?+ R: ?袁慧扑哧一笑,赶紧用手绢捂住嘴。
3 ^: H. ]' F5 V! l+ ]; `1 L/ o7 R“你真是个老古董,给孩子找的那些书都过时了。现在要多学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将来还可以去苏联留学。”黎明说。4 W# V( |) Q, ~: z5 a9 t
“你还没孩子,不懂。学数理化也要有语文根底。别人写的东西看都看不懂,数理化也学不好。”韩枫认真地。
1 }. U1 i! L$ ^6 g茹欣悦含笑问袁慧:“你们也快了吧?”
8 m5 n: }9 H" \" x9 L( W. P袁慧脸一红,看黎明一眼,低下头。黎明大声说:“我们已经落后了,当然不会再拖。”话音未落,已被袁慧踩了一脚。- t0 L2 _& i. O& \# e, A& W& r1 S
“文清同志,”韩枫略带愧色:“还住医院?”
/ ~) Q  \0 L4 V$ n" K黎明“嗯”了一声,不愿多说。
4 q2 ]/ M4 X& g0 p6 l# P% B茹欣悦对韩枫埋怨地:“你啊,那张嘴。该给人家说句道歉的话。”
7 m- C( U# [( g2 H韩枫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涨红着脸说:“道个屁的歉。”0 l+ a8 r& w" e1 g/ R* r
茹欣悦有点挂不住脸面,指着他:“你看你,你看你…,”
9 k3 J) R+ m9 \: T/ T+ r0 r“你懂得什么?”韩枫气急败坏:“道歉就是认错。老子做错了什么?他妈的,才坐了几年江山?竟然有这么多人忘本。难道我们除了做李自成,只有走朱元璋的路?黎明,你了解谢富治,你说说,他姓谢的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成天和资本家吃吃喝喝,唱歌跳舞、搞交际、拉拉扯扯;对地主阶级温良恭俭让,动辄就拿政策卡人,没有丝毫原则。他心中还有川东的老百姓吗?”' X2 b/ |8 k% s9 N8 n, d* y
“话恐怕不能这么说。”黎明说:“土改我不了解,没有发言权。但富治同志进城以后作风一直很朴实,别说和资本家、地主,就是党内同志,也不见他和谁吃吃喝喝。跟资本家打交道,都是工作需要,西南局还专门下发过文件,你是知道的。老实说,我还没见过像他这么严于律己的高级干部,平时叫伙房多加一个菜都不行。”, ~+ K! V! I, t2 a. _4 M: @$ T
“狗屁,他都是装的。”韩枫啐了一口。0 P# \0 Z) j, i% |
“就你正确,就你想到普天下老百姓。可人家想到你吗?你挨整,整个川东区谁帮你说过话,连龙文枝都跟着他们敲边鼓。”茹欣悦赌气地说。
4 w% H. Y& C9 d7 b% @黎明很尴尬。
* j% M+ ]  ]8 k  E, i“我是革命,你看不惯可以离开,再找个不愿革命的丈夫。”韩枫把酒杯朝桌上一“跺”,暴跳如雷。
$ a) D2 }, R1 @, ~2 u% P, T5 ~“你,你…,”茹欣悦浑身发抖,指着韩枫却噎得说不出话,无奈只好以泪掩面,想要离开。袁慧叫了声“茹大姐,”一把拉住:“韩书记只是气头上。”
; W0 k; D! E, g0 l; |这边厢,黎明也赶紧劝韩枫:“算了算了,老夫老妻,说这些话会伤感情。”
7 W4 ~% K, r* I0 B; z“伤啥感情?老子就这脾气。天大的事,认理不认人。老子自打小被有钱人欺负够了,从参加革命那天起就发誓:要为没钱没势的人打天下,要为没钱没势的人说话办事。只要老子一天披着共产党的皮,就不会坐在城里当官做老爷,光给有钱人讲逑个鸡巴政策。”
/ A6 D% x5 _: |, Y" e4 _茹欣悦气昏了头,挣脱袁慧,抓起要带去贵阳的家什,锅碗瓢盆,提箱、被褥、书籍什么的就往船头扔。边扔边骂:“你要充英雄,跟没钱没势的去过,你自己走,不要这个家了,永远也别回来。”她抱着袁慧嚎啕大哭:“他这个人就是极端自私,只顾他自己,只顾他自己革命,他自己沽名钓誉,从来没想过这个家。我跟着他成天担惊受怕,就没过几天顺心日子。你不知道呀,这次不是小平同志打了个招呼,谢富治非整死他不可。”' ?$ m3 L7 i6 s- @; C& q- T
“这,这…,”黎明张口结舌。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档子事,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s1 w1 m, i5 l* U: `7 {( I
韩枫颓然坐下,又喝干一杯酒。船到了长江和嘉陵江的交汇处,霎时江面开阔,千船竞发、百舸争流。一团又一团铅灰色的厚重云烟漂过来,疏散开,时而遮挡住过往的行舟,时而又将他们吐纳出来。一代江山,漫卷书画,问君几多褶和皱?
  }! e1 W0 x$ E4 D: [+ n% @9 ?  N四个人各怀心事,重新坐回桌子边,他们没有再喝一滴酒,再吃一口菜,再说一句话。6 T5 @2 f: c" r0 u+ U1 H
“到海棠溪啰。”船老大从船尾的驾驶舱伸出头来喊了声。5 I1 R  F" [& ^1 `
海棠溪码头很乱,人来人往,有挑担的、卖小吃的、还有几个乞丐。贵州省政府派了两个人在码头迎接,韩枫一家下船后,顺着台阶径直走上去。那儿停着两辆车:一辆吉普,一辆老式别克。

评分

参与人数 8爱元 +52 学识 +9 收起 理由
常挨揍 + 4
喜欢 + 8
齐若散 + 4
蓦然回首 + 6
xzhangz + 4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2-14 23:35
  • 签到天数: 124 天

    [LV.7]分神

    发表于 2019-5-9 07: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谢富治列害啊。不知以后进京还可不可以救黎一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9-28 10:07
  • 签到天数: 517 天

    [LV.9]渡劫

    发表于 2019-5-9 11: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意犹未尽啊,另外,中间好像缺了一段,挺进大别山到进川之间的没看到,能发个全文补补课吗,时间太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024 天

    [LV.10]大乘

    发表于 2019-5-9 16: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磨一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18: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楼客 发表于 2019-5-9 11:32
    ! c6 j% u9 X, s* z/ q意犹未尽啊,另外,中间好像缺了一段,挺进大别山到进川之间的没看到,能发个全文补补课吗,时间太长了 ...
    " D  S9 _2 x, Q
    本来我把一,二部都发在爱坛了。因国内出版单位想出版,编辑要求我删了网上发布文字。不想后来终审又没通过,比较扫兴,也没再想费劲去恢复。你如兴趣,可以给我个email:mingxiaot@gmail.com  我会发给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18:46: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小说也发在西河。因为删帖,得罪了老铁,搞得里外不是人,所以这次就发在爱坛,有兴趣的朋友读读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昨天 03:11
  • 签到天数: 1195 天

    [LV.10]大乘

    发表于 2019-5-10 04: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昨天 03:11
  • 签到天数: 1195 天

    [LV.10]大乘

    发表于 2019-5-10 04: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xiaot 发表于 2019-5-9 18:41
    8 B0 |" P2 L7 Q: B$ m2 C4 q本来我把一,二部都发在爱坛了。因国内出版单位想出版,编辑要求我删了网上发布文字。不想后来终审又没通 ...

    7 ~5 Q& s& I" o( f- O/ q都发出来吧,真的很想看看
    & {7 S/ _8 t3 W2 J2 p4 t6 Q8 T谢谢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10 10: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huma 发表于 2019-5-10 04:18: J! N9 a  Z& `0 X: }& Z3 V
    都发出来吧,真的很想看看: y/ I' o" G" b3 B
    谢谢

      c' g& M/ h6 w: P6 g& g6 O我给了email 地址,你想看给我Email就行了。文件太大,一段一段的发部方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8-30 11:21
  • 签到天数: 35 天

    [LV.5]元婴

    发表于 2019-5-10 14: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xiaot 发表于 2019-5-10 10:44
    8 `0 r( [5 h& b3 N1 g$ N) g# c我给了email 地址,你想看给我Email就行了。文件太大,一段一段的发部方便
    0 J6 [+ p" U$ M4 o% I
    一直在追着看 这么多年了 非常的生动 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66 天

    [LV.10]大乘

    发表于 2019-5-12 10: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看 发表于 2019-5-10 01:03
    1 i! q% Q6 E% g$ s" F' T一直在追着看 这么多年了 非常的生动 真实
    8 U5 K0 i/ K! d6 `( k
    把深海潜水艇给炸出来了,一直兄好~
    2 O/ ~. Y7 D$ E6 {'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3 天前
  • 签到天数: 753 天

    [LV.10]大乘

    发表于 2019-5-12 11: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xiaot 发表于 2019-5-9 18:467 G7 [% K. I' ~
    以前小说也发在西河。因为删帖,得罪了老铁,搞得里外不是人,所以这次就发在爱坛,有兴趣的朋友读读就行了 ...

    4 C2 l% v. P# d0 A在西河发过吗?看来我错过了。能发我一份么?多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5-12 13: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雷达 发表于 2019-5-12 11:59
    0 o  B& X2 f' R) y( z6 j. o+ }在西河发过吗?看来我错过了。能发我一份么?多谢

    ' w0 W$ m# `0 o+ i. i5 ~或者给我你的email 地址,或者按上面我的email 地址给我发个邮件。很高兴稿子有朋友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8-30 11:21
  • 签到天数: 35 天

    [LV.5]元婴

    发表于 2019-5-12 13: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MacArthur 发表于 2019-5-12 10:22" l0 C/ l  M+ G# Y
    把深海潜水艇给炸出来了,一直兄好~

    0 l4 V% p5 w2 z" \+ T) f+ Y老麦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5-13 16:32
  • 签到天数: 431 天

    [LV.9]渡劫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忧郁金桥 于 2019-5-14 21:09 编辑
    " v+ A, n8 O5 H. q" B# A, S' W# l! L# w% q, F+ P
    兄好,
    7 e0 y/ f. H  J6 G$ G        2 n* e2 ^/ d+ D' h; i1 |( w
            非常喜欢你的作品,请给我发送一下,邮箱:yao_xb       @ 126.com% R( k4 K7 q) s% M! @9 r/ s
            : C2 E0 v) ^* p- n* q) ^7 A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2-27 02:02
  • 签到天数: 51 天

    [LV.5]元婴

    发表于 12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mingxiaot 发表于 2019-5-11 23:02
    " S* X* p. J; W7 e/ @4 e, n或者给我你的email 地址,或者按上面我的email 地址给我发个邮件。很高兴稿子有朋友喜欢。 ...
    ! d) g* d+ Q3 M2 C
    真的非常喜欢你那篇父亲的革命,我copy paste了全部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网站错误报告|爱吱声   

    GMT+8, 2019-5-21 16:03 , Processed in 0.06119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