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爱吱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63|回复: 17

再议王毅中东之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2-15 09:06
  • 签到天数: 2 天

    [LV.1]炼气

     楼主| 发表于 2021-4-5 09: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毅中东之行相关报道见这个帖子
    王毅去中东那几天,正是西方造谣我新疆棉花甚嚣尘上的时候,不免有人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认为西方试图挑拨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你要说西方一定没有这个意图,那也未必,但事实是,西方这番挑动并未在伊斯兰世界掀起波澜——至少未见公开报道。而王毅的中东之行也早已铺垫,并不是在西方在这个问题上挑起事端之后的见招拆招。
    那么这就表明,王毅的中东之行“早有预谋”,是带有明确的目的的,即便算不上“主动出击”,至少也不是“灭火之旅”。那么中国对王毅的这一趟出行,究竟寄予什么样的希望呢?
    说说我从中看得到什么希望吧。

    两个政治实体交朋友或者做敌人,总要建立在某个基础上,这个基础或者是宗教信仰/意识形态,或是经济,或是安全。自改开以来,我国不扛意识形态的大旗已经很久了,安全关注也仅限于自身周边,与各国打交道时,集中注意力在经济上。于是我们在面对意识形态领域和安全领域的威胁时,习惯——或者说不得不——用经济手段去化解,比如我们对台湾的让利,比如在面对人权、民主问题的指责时,以民生经济自辨。此所谓力有不逮,守有余而攻不足。最近缅甸事变,中资受损,有网友一针见血指出这里的矛盾所在。
    那么如果我们要拉住穆斯林朋友,反击西方敌对势力,就要树立一面旗帜,寻找几个抓手。既然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跟穆斯林们搞不到一起去,加强经济联系和安全合作那便是应有之义,这就是王毅外长在沙特谈中海自贸区,到土耳其和阿联酋讲“继续推动本币结算”、“在双边贸易和投资中更多使用本币结算”,又与伊朗签署涉及经贸与安全的全面合作协议的原因。这样我们和我们的朋友们就能“一天天好起来”。
    可是我们仍然需要在政治上与伊斯兰世界增强团结,弥补意识形态差距太大的不足,这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尤其重要。伊斯兰世界的几个主要族群各有各的辉煌历史,波斯人、阿拉伯人、突厥人的民族情结剪不断、理还乱,宗教派别与民族政治错综复杂,所以不论从宗教还是民族的角度号召团结实在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是在伊斯兰世界仍然有一面“政治正确”的旗帜,不仅能够凝聚中东伊斯兰世界的意志,也与我们有着道义共识,那就是“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这叫兴灭继絶,是大义,也是名分。王毅外长在接受伊斯兰媒体采访时放言,欢迎巴以双方谈判代表在华举行直接谈判,表明中国要主动扛起这面道义的大旗,建立自己在伊斯兰世界的话语体系,割裂伊斯兰世界与西方金融资本的联系,建立中国为主导的国际秩序和经济体系。
    中国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的,与阿拉伯世界总体一致,而与以色列的立场相差较大。如果中国主持双方和谈,明显需要以色列从当前立场后退,有利于巴勒斯坦,这就是为什么在王毅外长放话当天,巴勒斯坦政府第一时间通过卫星通讯社表示欢迎。有趣的是,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不失敏感,在第二天通过其常驻联合国代表表示,将恢复其与巴勒斯坦断绝的外交关系。不管巴以双方的谈判会持续多少年,最终是否能谈成,中国作为东道主主持正义的形象已经在伊斯兰世界树立起来了。谈判中暴露出来的巴以矛盾,最终会传导至整个犹太-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世界,而在几个主要的西方国家中,犹太人和穆斯林都是不可忽视的族群,西方无法对此装聋作哑。这是西方内部蕴涵的族群矛盾危机,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像新疆问题这样无中生有,因而无法像中国对新疆棉花问题这样轻易化解。
    如果西方不反对中国主持巴以谈判所秉持的立场,则势必引起在西方深耕细作、经营千百年,把持了西方金融界的犹太财团的不满。更重要的是,自韬光养晦以来,这将使中国在世界范围重树空前的威望,这在视中国为对其领导力的威胁的美国眼中是无论如何不可接受的。
    而如果西方在这个问题上与中国对抗,则会激发全世界穆斯林的不满,在其国内造成族群对立。而我们则能够站在道义的高度敲打西方、揭露西方、嘲弄西方,一如西方拿着人权、民主敲打中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便可建立起自己的话语体系,而这个话语体系,至少在伊斯兰世界的范围内,是可以期望得到认可的。
    在这样的局面下,最糟糕的预期是,以犹太财团为首的西方金融资本对中国将采取敌对态度,配合美国打破一带一路,与中国脱钩。自加入世贸以来,我国经济纳入了西方“全球化”框架下的经济循环,即便是一带一路计划也并未脱离这个框架。而我们的金融系统相对弱小,难以与西方金融资本对抗,为一带一路保驾护航。在这一方面,我们与伊斯兰世界可谓同病相怜。
    在西方的全球化框架中,中国从事生产,中东的伊斯兰国家提供石油,美元从中上下其手。现如今,美国已经通过页岩油气摆脱了对中东的能源依赖,正试图摆脱对中国的生产依赖,重建一个没有中国的经济循环。这为中国和中东这两个美国试图边缘化的地区建立金融合作提供了基础。多年来,穆斯林一直在寻求建立符合伊斯兰价值观的金融系统,当中国与伊斯兰世界的贸易达到一定的程度,金融合作水到渠成,双方便能够摆脱对西方金融资本的依赖,建立起自己的经济循环,这便是这次王毅外长谈到的中海自贸区和推动双边经贸使用本币结算的意义所在。如果有朝一日,中国建立自己的SWIFT,这些伊斯兰国家有望第一批加入。
    这样一来,一个中国主导的,与西方分庭抗礼的国际秩序和经济体系,便在欧亚大陆隐隐成型了。如果美国像瘫痪世贸组织一样瘫痪联合国,中国能为世界提供另一个选择。


    评分

    参与人数 1爱元 +6 收起 理由
    水风 + 6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0-1-3 00:51
  • 签到天数: 71 天

    [LV.6]出窍

    发表于 2021-4-5 10: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绿教不改革的话基本白扯。

    点评

    还是执念。这世界本是动态平衡,没有什么是“永久”的,就不要在意是否“暂时”了。  发表于 2021-4-5 10:51
    本质上冲突的东西,为了暂时利益苟合而已。木木绝逼过河拆桥的性子。  发表于 2021-4-5 10:41
    不要有执念。西方与中国合作的基础并不是“民主人权”的意识形态差异,我们与穆斯林的合作同样如此。  发表于 2021-4-5 10: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20-2-14 01:41
  • 签到天数: 42 天

    [LV.5]元婴

    发表于 2021-4-5 1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楼 发表于 2021-4-5 10:21
    绿教不改革的话基本白扯。

    绿教极端化本身也属于对抗西方霸权的无奈之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6 22: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这样呢 发表于 2021-4-5 10:52
    绿教极端化本身也属于对抗西方霸权的无奈之举

    没错,中世纪的时候,绿教对异端的态度可比天主教对异端的态度强太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6 22: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东如果操作好,可能是破局之处,不过中东环境非常复杂,最后如何还要拭目以待。不管民主自由到底效果如何,这杆大棋把欧美和其他各地的大部分主要国家联系在一起是无可否认的。在共产主义已经式微的当代,中国走的是什么路,如果说不清楚,很难得到大量真实的盟友,只可能是因为利益结合在一起的暂时性盟友。中国可能以为自己说清楚了,但说实话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感觉基本没有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的国家。这在外交上是很大的劣势,所以必须和可能的盟国和中立国打造更紧密的经济联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2-15 09:06
  • 签到天数: 2 天

    [LV.1]炼气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2: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旺旺的考拉熊 发表于 2021-4-6 22:48
    中东如果操作好,可能是破局之处,不过中东环境非常复杂,最后如何还要拭目以待。不管民主自由到底效果如何 ...

    正巧今天有篇观网的专栏文章:《伍麦叶的熏笼精:屏蔽掉真正的中国,西方舆论把中东人集体带偏了》,也是从王毅中东行带入的,与本帖参照着看吧。
    不过要注意,这篇文章标题里写的是“中东人”,但文内表述的主要是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人的观感,并不能代表伊朗和土耳其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8-12-8 13:57
  • 签到天数: 75 天

    [LV.6]出窍

    发表于 2021-4-7 13: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楼 发表于 2021-4-5 10:21
    绿教不改革的话基本白扯。

    一千多年没改革,我看下一个一千也不会改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7 15: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客 发表于 2021-4-7 12:38
    正巧今天有篇观网的专栏文章:《伍麦叶的熏笼精:屏蔽掉真正的中国,西方舆论把中东人集体带偏了》,也是 ...

    非白人对白人的仰视,非白人之间的平视或俯视是普遍现象。日本人两次崛起、两次被米国打趴摁下。以待中国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7 21: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旺旺的考拉熊 于 2021-4-7 21:59 编辑
    看客 发表于 2021-4-7 12:38
    正巧今天有篇观网的专栏文章:《伍麦叶的熏笼精:屏蔽掉真正的中国,西方舆论把中东人集体带偏了》,也是 ...


    非常好的视角。谢谢分享,中国自改开以后的30年,实际的外交方针是把自己当作区域强国来看待的,虽然对于国际上发生的事情也有自己的评论,观点,但是由于没有实际行为,无法让人真实了解中国,最近十年,中国的外交举动很明显更为外向,从西方的观点来看就是aggressive。北美已经是美国的铁板一块,欧洲最多可以争取中立。把触角伸向中东,南美,和非洲真的是中国应该做的事情。帝国主义的一套,在我看来永远没有过时,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能用失败的原因否定成功的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2-15 09:06
  • 签到天数: 2 天

    [LV.1]炼气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22:5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旺旺的考拉熊 发表于 2021-4-7 21:52
    非常好的视角。谢谢分享,中国自改开以后的30年,实际的外交方针是把自己当作区域强国来看待的,虽然对于 ...

    北美并不是铁板一块,美国自身积重难返,在我看来面临大考。美国精英常以罗马帝国自比,美国的下场究竟如何,是不是像罗马帝国一样分崩离析?这都不是中国能够推动或者挽回的,但这里面不是没有文章可做。
    西方帝国主义那一套其实很low的,等而下之了。西方二元对立的哲学有重大缺陷,自身无法弥补,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西方精英其实对这个缺陷有所反思,可惜被冷战打断了。我们其实有我们的体系,我知道你看不惯儒家那一套,但其实儒家的东西也不是一无可取,再说中国也不只有儒家。这个以后慢慢再说吧,中国古人的经验与智慧有时候很是出乎意料。
    触角伸向中东、南美等等,看怎么理解,未必不可,但还是那句话,力有不逮——这个力既指硬实力,也指软实力。张文木有一些关于战略的文章,我读了以后受益匪浅。
    我看到你讲GDP不等于实力的观点,这个我同意。国家之间的角力比的是存量,GDP会在时间轴上对存量发生作用,所以常有人说“时间在我们这一边”,就是这个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7 23: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旺旺的考拉熊 于 2021-4-7 23:44 编辑
    看客 发表于 2021-4-7 22:55
    北美并不是铁板一块,美国自身积重难返,在我看来面临大考。美国精英常以罗马帝国自比,美国的下场究竟如 ...


    这些我都同意,帝国主义本身实际也是在与时俱进的,西班牙的帝国主义,和大英帝国的帝国主义,和美国的帝国主义都不一样,美国二战结束时的帝国主义,和现在采取的外交措施也同样不一样,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在本论坛上看到的大多数文章都在讲美国无可避免的衰落,中国无可阻挡的强大,这或许是目前的情况,但却是很危险的看法。虽然采取的措施和思路截然不同,产生的原因也不尽相同,但是中国和拿破仑法国,希特勒德国,斯大林苏联的共同点就是缺乏盟国,这在国际矛盾激化的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已经不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基本自给自足的国家了,大规模工业化和参与全球化的结果一方面是极大增加了中国的国力,另一方面也迫使必须要在远洋上有自己的力量支点。晨枫在问我中国为什么要在远洋上开战,当中国遭遇全方面禁运的时候想要不在远洋开战能做到么。时间在我们这一边我完全同意,但时间不等人,外交关系不是一天建成,同样不是一天破裂的,在美国政界已经统一认识,极力建立反华同盟的时候,中国还抱着几十年前的不结盟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我觉得是非常危险的。或许不需要公开放弃这些思路,以免增加西方可能中立国家的敌意,但是在具体实施时,必须要开始建立可能的同盟,起码要分化瓦解敌人的同盟,一旦发生全球战争,不至于举世皆敌

    儒家思想内容很丰富,其中涉及外交的部分其实主要在春秋之中,汉武帝伐匈奴就采用了春秋为依据(《史记·匈奴列传》:“汉既诛大宛,威震外国。天子意欲遂困胡,乃下诏曰:‘高皇帝遗朕平城之忧,高后时单于书绝悖逆。昔齐襄公复九世之仇,春秋大之’。”)但不可否认除了南北朝和五代十国时期,中国长期处于大一统状态,自宋以后的儒家思想主要关注点是内政,除中国以外的国家一概目为夷狄,只要保持朝贡体系,体现中央政权的高人一等即可,完全不关注外人的看法和策略。而宋明这两个儒家实际统治的朝代无一不亡于外敌,这不能不提供一些警告。

    点评

    不管什么路线,目标总是上限,否则啥路线也可以走出事前完全想象不到的结果不是  发表于 2021-4-8 22:48
    关于帝国主义有多low,多说一句:你光看到了英美霸权——这是上限。你没看到帝国主义的下限——印度。其它像德日这些争霸失败的不成器就别提了  发表于 2021-4-8 12: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12-15 09:06
  • 签到天数: 2 天

    [LV.1]炼气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10: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旺旺的考拉熊 发表于 2021-4-7 23:42
    这些我都同意,帝国主义本身实际也是在与时俱进的,西班牙的帝国主义,和大英帝国的帝国主义,和美国的帝 ...

    当盟主是要扛大旗的,我们的意识形态建设荒废了,这不是一年两年——甚至不是十年二十年——能够建设起来的。不要说“分化瓦解敌人的同盟”,我们与朋友之间的关系不被敌人分化瓦解就不错了——这就是我为什么在主帖里讲,“我们需要在政治上与伊斯兰世界增强团结,弥补意识形态差距太大的不足,这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尤其重要。”
    全方位禁运,在美国经济与我们全面脱钩之前,他还做不到。在实施禁运之前,美国还需要做到两件事:产业转移和资本外逃——从中国。否则他自己也活不下去,搞不好还比中国先崩溃。资本外逃可能相对容易一些,产业转移我想不出来怎么办得到——美国现在已经没有在全球范围内主导大规模产业转移的组织能力了。没办法,硬挺吧,攒存量。
    道家有“道法术器”的说法。道是客观规律,可以利用但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法是形而上,是意识形态,是上层建筑。不结盟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术和器这个层面的,合用则取,不合用则舍,这个没问题。但取舍是取决于上层建筑也就是法的,而道变则法易。我看我们现在走的还是比较稳比较正的,包括意识形态的建设等等已经有所考虑,有所行动了,不结盟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取舍,希望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1-4-8 22: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客 发表于 2021-4-8 10:30
    当盟主是要扛大旗的,我们的意识形态建设荒废了,这不是一年两年——甚至不是十年二十年——能够建设起来 ...


    完全同意您的看法,中国的意识形态已经到了自己部分高层都不相信自己走的道路的地步,这比经济,军事上的暂时弱小还可怕。

    资本外逃的迹象暂时并不明显,产业转移实际正在进行中,能否如美国所愿还要拭目以待,把中国剥离美国主导的供应链的确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美国正在竭力试图做到这一点。不过当国家矛盾激化到需要战争解决的地步,我觉得经济影响的因素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大,在一战发生前,英德的经贸联系仍然非常紧密,战争一旦开始,该禁的照样禁。

    其他的观点我也很支持,像您说的,希望有水到渠成的一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网站错误报告|爱吱声   

    GMT+8, 2021-4-19 00:46 , Processed in 0.04938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