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爱吱声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宁娜

北影《红楼》跟片记 (1-9,未完)

    [复制链接]
  • ta_mind
    擦汗
    2017-2-17 01:29
  • classn_01: 13 classn_02

    [LV.3]辟谷

    发表于 2015-6-22 01: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姐这个坑确实够大的,有时间还是尽快填吧。

    昨天和老爹聊了一下,谢导的红楼梦老爹有印象,认为比电视剧版要好很多,谢导是很认真甚至较真的人,所以影片质量一直出色。但拍电影是个工业活动,我觉得谢导这样的大师如果放到一个水平较好的剧组里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剧组水平太烂(国内大部分都是)那就是灾难啊,比如这部红楼梦,如果后台不是北影厂而是啥电影公司的话,肯定会关张大吉了。

    红楼梦电视剧出的较早,虽然质量粗糙,但是当时观众欣赏水平也低,所以质量问题不是主要问题。电影出的晚,而且看电影相应的不太方便因此在票房上失利是很正常的。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01: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子 发表于 2015-6-22 01:19
    宁娜姐这个坑确实够大的,有时间还是尽快填吧。

    昨天和老爹聊了一下,谢导的红楼梦老爹有印象,认为比电视 ...

    是啊,我欠剧组的文字债快28年了,经常想着填坑,勇气鼓了一次又一次。。。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6-22 05: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ZT: 暂时被时光遗忘的珠玉——谢铁骊版电影《红楼梦》

    真是一部生不逢时的艺术巨著啊……

    它的大制作让人联想起前苏联倾国之力,打造了系列巨片《战争与和平》,一举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而这部红楼也是幸运地依靠计划经济的优势,举国之力,聚艺术精英,拍出煌煌六部十二集的大作,不用去过多考虑票房等浮浅因素,认真在艺术上下苦功,而不幸的是,正逢电视大举进攻电影领地的时代背景,家家户户到了晚间都在放陈力演唱“啊——啊——”的无字歌序曲,收看87版电视红楼时,电影红楼尴尬地被遗忘在片库里……这部精美之作暂时被时光遗忘了。
       要评价这部作品,必须应该全部看过吧,注意,不是看粗糙转制的VCD或DVD,那画质和音质不知大打了多少个折扣,而是要到电影院,享受高清音画,可惜,全中国不知有几个观众有这福分,因为由于当时电影不景气,影院门可罗雀,这部电影《红楼梦》据考就只公开上映了第一部,真是比曹雪芹还要惨,曹公毕竟八十回让世人看到了,电影红楼只让人看到了它的一小部分真实面目。
       我那是倒是有幸在影院里,看到了第一部,还分上下集,一坐就是两三小时。当天边白鹤飞过彩虹,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真被那辉煌音画震撼了。庭院深深、末世气息的贾府,完美地被体现了,这不是电视剧红楼水泥台阶、草木未兴的新造大观园所能比拟的。精美到位的服饰道具,如诗如画的用镜,都是我后来再看转制的DVD视频时看不到的。
       真是遗憾,为什么我们中国的杰作,只能看到这样粗糙模糊的转制,不能让中国人享受到蓝光转制,什么时候有识之士能到北影片库,发掘出但愿还被精心保存的拷贝,翻转成高清制品。对于金碧辉煌的红楼梦来说,高清的画质太能诉说很多信息了。
       由电影大师谢铁骊来执导《红楼梦》,真是可以让曹公欣慰,蕴藉的《早春二月》已说明他的实力,而改编红楼,干净的叙事,别具深意的镜头语言,都在透露着大师深厚的底蕴。
       王酩的作曲绝对能和王立平的作品称为"红楼双壁",王酩的施展余地没有王立平那么多,因为电影要在有限的时长里讲述故事,不能像电视剧那样动辄就唱上一曲,而且谢铁骊大师的电影风格似乎偏向于清净,音乐只是必要时才会轻轻出现,而就在这极有限的空间里,王酩的表现已让人心折,"黛玉南归"的主旋律把万千言语,化作几缕管弦叹息,意犹未尽的感觉似乎更能体现深意。虽然不能像王立平能在电视剧中发挥十几首插曲,有限的几首都堪称佳作,特别是那首《赏花时》,第一句如燕语嫣然,让人沉醉,如果能在电视里反复轰炸播放,早成经典了。
       至于演员,更是群星荟萃,集中了北影厂的戏骨们,当时花容月貌的女明星,大都集聚了,刘晓庆演凤辣子,根本就不需演,一代貂蝉陈红,也甘愿演个丫头……值得说的是主人公贾宝玉的扮演者夏钦,并不女儿气,干净清澈的眼神非常贴合宝玉无瑕的感觉,想来林青霞、叶童的反串都能受到欢迎,夏钦的表演比她们毫不逊色。
       大投资、大师手笔、大明星,何幸我们拥有了这版电影《红楼梦》,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不会出现在红楼艺术品领域,因为经典的红楼,值得一唱再唱。何时我们能拥有蓝光高清版电影《红楼梦》音像制品,让世人真正见识其精雕细琢的艺术魅力,找回这串暂时被时光遗忘的珠玉。

    评分

    参与人数 4爱元 +26 收起 理由
    燕庐敕 + 8
    坚持到底 + 6 谢谢分享
    煮酒正熟 + 6 谢谢!有你,爱坛更精彩
    jellobean + 6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0:5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娜 于 2015-10-2 11:31 编辑

    (八)不当“谢雪芹”

    谢铁骊才华横溢,擅长名著改编。他那如诗如画的《早春二月》让我对他的电影 “手艺” 五迷三道。谢导太忙了,所以我在剧组的头两个星期基本是东张西望,东游西逛,学习也是没啥章法,东一榔头西一棒。

    这一天,我正在怡红院的道具间里瞧新鲜,有人跑来说,谢导找我,有问题请教。找我?还请教?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急急地赶了去,谢导和摄影邹积勋老师在等我。“听讲你是学美国电影的,看过《莫扎特》(Amadeus,1984)吗?”我点头,谢导很高兴。“你还记得里面那种古典的、油画似的影调吗?”邹老师进到里屋,拿来一大摞装在摄影机镜头上的滤镜,在桌上把它们一个个摊开--滤镜是黄色系列的,颜色由浅到深。谢导又问:是金黄的、深黄的、土黄的还是黄里带一点红的?黄色的深浅如何?我羞愧万分:电影看是看了,那色调,好像是油灯照在土墙上的古铜色吧。摄影师和谢导反复问:是人工模拟的火光,还是完全自然的烛光?你读到过这方面的外文资料吗?……我被问傻了。当时看片没用心,压根没注意影调光线等电影元素。如今再怎么苦想,一切都隐隐约约,模模糊糊。我暗骂自己没用,需要帮忙的时候一点都指望不上。我们仨把滤镜们在桌上移来移去,搞了各种排列组合,最终也未能试出西方油画的视觉效果。遗憾给我上了一课: 我是到剧组来看门道的,机会难得,必须有意识地培养自己对电影细节的关注能力和感受能力,认真地看谢导怎样改编名著。

    改编名著,按我的理解,和翻译名著一样,标准都是:信、达、雅。“信”是忠于原著,“达”是透彻理解,“雅”是文采斐然。最高境界即:信于内容,达如其分,雅合风格。

    可是,对于《红楼梦》来讲, 求其信已是大难矣。谢导遇到的第一难是拍什么尾巴。光拍前八十回可不行,电影作品很难当断臂维纳斯。小说如果没有后四十回续书能否流传到今天都是问题。象电视剧(87版)那样根据红学研究成果,放胆畅想,自己动手创作呢?红学家们各门各派,自己都打得不可开交,到底听谁的? 拍百廿回程高本吧,又缺憾多多……谢铁骊力图重现曹公原意,避免标新立异,对续书去粗取精,将全剧引入浪漫诗情,始于太虚幻境,终于太虚幻境。他讲,要怀着对名著的崇敬站在曹雪芹的后面拍,不能自说自话当“谢雪芹”。

    即便是系列巨片,容量终有限,很难装下红楼梦的全部意义,选择和取舍不可避免。62版的越剧红楼以柔美的唱腔、真切的表演对原作进行二度创作,成为脍炙人口的艺术经典;87版红楼利用电视的强大传播优势,照着书(前八十回)一句一句地拍, “你有我有全都有哇”,观众居然也买账,搞得万人空巷;北影厂注定要发挥电影艺术的魅力和名著改编的特长,走自己的路。
            
    谢导砍掉了原著中许多的旁枝末节,把精力集中到讲好宝黛爱情故事和刻画贾府由盛到衰的社会悲剧上。

    为了再现曹公笔下的贾府生活,产生时代距离感,谢导在道具的选择和制作上狠下功夫。所有的生活用具: 铸铁熨斗,铜盂,铜盆,手炉,脚炉,烛台,香炉,茶具,食盒等等,件件做工精致,质地考究,经得起电影特写的考验。我还有幸欣赏到几件富时代特色的“豪华”日用品呢--带铜镜的两用铜盘,怡红院冬天取暖用的“熏笼”,带保温焐子的茶壶,“渔翁渔婆”故事里的活顶子斗笠。道剧组从绸布店挑来的料子也是远离现代生活的仓库古董,颜色古雅,图案古朴,一买来就下水处理做旧。新漆的雕花窗棂、新扎的花灯及穗子、新做的小姐丫鬟们的四季衣裳,甚至我帮着小赵用手工缝制的十几张绢帕子也统统拿去一块儿做了旧。我思忖,只有这样仔细才能确保故事的古色古香,避免出现电视剧里时髦的高脚玻璃杯和崭新厨房那样的尴尬。一个诗礼簪缨之族,已赫赫扬扬百年,又不是爆发户,绝不可能到处是簇新的艳丽色彩。

    谢导在摄影构图上尽量避免舞台剧或室内剧式的平面感,极力展现贾府真实的三维空间。有天我们拍怡红院一场室内戏,谢导看着窗户讲,室外太 “空”了,画面太“平”了,不真实。“外面院子里应该同时有人活动的,宝玉的院子大,得有人打扫卫生、管理花草,值班看院子。” 于是,我第二次跑龙套--按谢导要求穿戴打扮了坐在室外的游廊上,而影子恰到好处地映在卧室的纱窗上。趁着上了妆,我抓机会与谢导在怡红院片场留下一张合影。

    当初,谢导寻找贾府和大观园费了不少心思。按照书中的描述,府像是北方的王府,园却像南方的园林。80年代旅游业开始兴起,河北正定率先建了荣宁二府,上海青浦也建了大观园。实地考察后发现,青浦大观园符合书中园林特点,而正定的荣宁二府房子太小,不够贾家皇亲贵族的气派。谢导一咬牙一跺脚,花了三百万在北影厂里盖了古意盎然、建制规范的荣宁府和荣宁街,为了两边场景的转换自然,在设计上还与青浦大观园接了轨。

    我们屋的小赵就在北影厂的贾府里拍了宝玉的丫鬟们说笑玩闹做针线的戏。地点是在贾母的套间暖阁里:宽大的两进套间放了两张大桌,坐满了大小丫鬟,纵深处还有几个坐在靠窗的炕上,数一数,竟多达15个!前景的一张长台上,盖碗里放了留给袭人吃的酥酪。这组景深镜头不仅真实描绘出贾府深宅大院的豪华气派,并且揭示出宝玉这个全剧灵魂人物的成长环境—这位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确确实实是在脂粉堆里混大的。记得电视剧中,服侍宝玉的丫鬟有近20人这信息是通过小红之口“讲”出来的,而电影是通过镜头画面语言“展示”出来的。暖阁戏结束前,小赵奉谢导之命,将一个(晴雯做的?)精美香包“扔”到了特写镜头下面。红楼小姐们通晓琴棋诗画,书史百家;丫鬟们拿手女红针黹,刺绣挑花。这里的信息量颇大,属于值得细细玩味的“藏富”镜头。据说这样的“藏富”镜头还有很多,比如已拍完的第一部的结尾:元春省亲结束后热闹散去,第二天清早,宝玉站在门旁,看着仆人在庭前打扫炸碎一地的红色鞭炮皮--“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可谓寓意深长,耐人寻味。


    这天,有人来叫我们去看傅艺伟的裙子—要拍“宝钗扑蝶”的戏了。几天前,工匠师傅已把那个临水的“滴翠亭” 的窗子打理好,小红和坠儿也去那儿排练过好几回了。傅艺伟本身貌美如花,裙子又漂亮非常,穿上它一路“逶迤”往潇湘馆去,必定赏心又悦目。道具老师们出发前仔细检查了要带去现场的东西: 扑蝶用的细折扇和擦汗的绣花手帕等。过去看过一些扑蝶的仕女画,还有电视剧,好像扑蝶都是用的团扇呀…但赵导讲,原文是“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所以应该是折扇。我不禁又关心起那一双玉色蝴蝶来,“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大如团扇”吔,这可到哪里去找? 用菜蝴蝶吗?这个季节,找菜蝴蝶又谈何容易? 再说菜蝴蝶太小了,也不好看…象电视剧张莉那样用一连串儿戏剧动作没有蝴蝶地“干扑”呢?我把这疑问拿去问谢导。谢导笑了,曹公写了不少浪漫主义的东西,那么大的蝴蝶未必存在,但我们必须尊重原著,用特技做两个假的。“那怎么样让假的 ‘忽起忽落,来来往往,将欲过河去’呢?” “你看过《梁祝》里的蝴蝶吗?那双蝶双舞不是很美嘛。干这个电影是有办法的,你耐心等,等到时候来看我们的电影魔术。” 谢导说起这些时,胸有成竹,一派大将风度。


    傅艺伟的漂亮裙子:


    贾母的套间暖阁里:


    精美香包和服装上的精致绣花:


    北影厂耗资300万建的荣宁二府:

    评分

    参与人数 6爱元 +38 收起 理由
    坚持到底 + 2 谢谢分享
    山菊 + 10 精彩
    jellobean + 6
    燕庐敕 + 6 谢谢!有你,爱坛更精彩
    煮酒正熟 + 6

    查看全部评分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1: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娜 于 2015-8-17 08:51 编辑

    道具:

    带铜镜的两用铜盘:



    铜盆、胭脂膏、铸铁熨斗:



    活顶子斗笠:



    砚台与加水的小罐:

    评分

    参与人数 2爱元 +16 收起 理由
    山菊 + 10 谢谢分享
    jellobean + 6 谢谢!有你,爱坛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 ta_mind
    奋斗
    昨天 00:00
  • classn_01: 249 classn_02

    [LV.8]合体

    发表于 2015-8-7 11: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我把文字都看完了,正在迷糊下面的这些挂件照片啦!!!都挺好看的。

    说句该打的话,看完这一段之后,我怎么会突然想起了Heaven's Gate这部电影来了。。。。。。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7 11: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娜 于 2015-8-17 01:15 编辑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7 11: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包子 发表于 2015-6-22 01:19
    宁娜姐这个坑确实够大的,有时间还是尽快填吧。

    昨天和老爹聊了一下,谢导的红楼梦老爹有印象,认为比电视 ...

    谢岛的宝玉是女演员演的,是在糟糕透顶,就像高鼻子蓝眼睛花木兰一样难以接受。刘晓庆的凤姐前面四集除了狠劲儿没别的劲儿,后面才拿捏准凤姐的性格。
  • ta_mind
    奋斗
    昨天 00:00
  • classn_01: 249 classn_02

    [LV.8]合体

    发表于 2015-8-7 11:4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 发表于 2015-8-7 03:39
    快告诉我咋办,不知道错按了什么了

    我帮你全删掉了。

    原来是要在“编辑”中进入“图片”,然后一个一个地删除,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点评

    谢谢。一身汗哪。  发表于 2015-8-7 11:49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7 12:5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 发表于 2015-6-22 05:24
    ZT: 暂时被时光遗忘的珠玉——谢铁骊版电影《红楼梦》

    真是一部生不逢时的艺术巨著啊……

    看过了京剧四大名旦的真正的反串,我后来看叶童林青霞,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夏菁也许很努力,但贾宝玉毕竟骨子里是男的。

    点评

    你不喜欢林青霞的反串吗?我觉得很可爱啊,身材修长,演到后来你忘了她是女的了。  发表于 2015-8-8 22:30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7 13: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 发表于 2015-8-7 10:55
    (八)不当“谢雪芹”

    谢铁骊才华横溢,擅长名著改编。他那如诗如画的《早春二月》让我对他的电影 “手艺 ...

    这个真是时也,命也。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8 09: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娜 于 2015-8-22 11:31 编辑
    燕庐敕 发表于 2015-8-7 11:41
    谢岛的宝玉是女演员演的,是在糟糕透顶,就像高鼻子蓝眼睛花木兰一样难以接受。刘晓庆的凤姐前面四集除了 ...


    欧阳奋强的最大成功就是:他是个男宝玉。在他之前的宝玉多是戏剧宝玉,女生反串为主。

    从表演来讲,欧阳几乎没演技,有场戏是他在梦里找晴雯,他就把脸转向左边喊,“晴雯~”;把脸转向右边喊,“晴雯~”;把脸转向左边喊,“晴雯~”;把脸转向右边喊,“晴雯~”,就这么头偏来偏去,腰都不带转的,机械得像木偶。还有场他与晴雯的戏:晴雯冬夜在外面受了冻,跑回屋钻进宝玉的被窝里。表演中欧阳被钻被时本能地吓得往墙角躲,这可不是脂粉堆里混大的样,而是心理障碍男女授受不亲。谢导就是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才用了女宝玉。据说欧阳曾写回忆出书,讲他的宝玉无人能超越,导演王扶林让他低调,把这句话删去了。陈晓旭和欧阳奋强的情况差不多,从静止的照片上看,惊为天人;表演起来,强差人意。陈晓旭有时生气翻白眼,笑起来嘴略歪,所以总用帕子掩嘴。

    点评

    是的是的  发表于 2015-8-21 22:21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8 11: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 发表于 2015-8-8 09:53
    欧阳奋强的最大成功就是:他是个男宝玉。在他之前的宝玉多是戏剧宝玉,女生反串为主。

    从表演来讲,欧阳 ...

    电视剧的演员太嫩,所以演的太硬;电影的演员太穷,所以演的太拼。

    点评

    刘晓庆就演得太拼了,让她打小丫头两个耳光,她觉得不过瘾,一气儿打了五六个。  发表于 2015-8-9 07:27
    哈哈哈,是那么回事。  发表于 2015-8-8 11:10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8 21: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燕庐敕 发表于 2015-8-8 11:03
    电视剧的演员太嫩,所以演的太硬;电影的演员太穷,所以演的太拼。
    1. 哈哈哈,是那么回事。
    复制代码
    缺乏红楼书中描写的大户人家的从容不迫。

    点评

    很是。这个“从容不迫”是到年龄大了才有体会。你知道怎么上照片吗?教教咱。  发表于 2015-8-8 22:16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8 22: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禾平 发表于 2015-8-7 11:36
    哈哈,我把文字都看完了,正在迷糊下面的这些挂件照片啦!!!都挺好看的。

    说句该打的话,看完这一段之 ...

    没看过天堂之门,去查了下片子的情况,唉,电影史上多少令人遗憾的赔钱巨作啊。
  • ta_mind
    郁闷
    2017-2-19 22:47
  • classn_01: 339 classn_02

    [LV.8]合体

    发表于 2015-8-10 10: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姐姐你害惨猫啦,这么好看的帖子,再加上那么多链接,估计俺得在你这个帖子里耗上个一星期了。。。

    点评

    汗,居然过了这么久还没时间来看完。。。  发表于 2017-1-17 13:02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8-10 12: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懒猫猫 发表于 2015-8-10 10:20
    宁娜姐姐你害惨猫啦,这么好看的帖子,再加上那么多链接,估计俺得在你这个帖子里耗上个一星期了。。。{:21 ...

    猫猫妹妹多提意见啊。

    点评

    我发现有空得去好好翻翻老帖!!!  发表于 2015-8-11 09:28
  • ta_mind
    难过
    昨天 10:06
  • classn_01: 460 classn_02

    [LV.9]渡劫

    发表于 2015-8-21 15: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娜 发表于 2015-8-10 12:06
    猫猫妹妹多提意见啊。
    你不喜欢林青霞的反串吗?我觉得很可爱啊,身材修长,演到后来你忘了她是女的了。  


    不可能喜欢啊!因为我是男的,而且我受不了男人身上的女气。林再怎么演也就是“中性”这个水准了。

    女性男性有时候对某些事情的评价不可能一样。四大名旦能演出女性的媚和娇,但是女演员到现在为止我没见到那个---不管是戏曲里的女须生还是电影电视的反串,演出我能认同的男人味。

    倒是在新西兰看同性恋游行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同,算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的相貌。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9-9 10: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宁娜 于 2015-10-2 11:33 编辑

    (九)优美之表达

    谢导每天都在思考,思考怎样为曹公的优美文字找到与之相配的电影表达方式。他后来讲,一生拍的影片中,《红楼梦》是拍的最为辛苦的一部,从60岁到65岁这五年都贡献给它了。

    来剧组前,我和大多数电视观众一样,认为电视剧和电影是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一个在电视中放,一个在影院里看。此次跟片的最大收获是对二者不同的视觉表达有了较深体会。同为闭门羹一戏,电视剧的表达激动、煽情、直白:怡红院紧闭的大门似三个惊叹号,“啪啪啪”三次推向观众和林妹妹,产生强烈视觉冲击力,同时音乐大作,慷慨激昂。黛玉受到打击,用绢子捂紧嘴,呜呜呜哭着往家奔,被来找姑娘的紫鹃扶回去。谢铁骊的表达要优雅含蓄许多,个人认为,细腻深邃,更符合人物的性格特点。拍完黛玉在怡红院门口吃了闭门羹后,我们转移到潇湘馆去拍一组镜头来渲染情感。当谢导看到照在石甬竹径上的月光条条斑斑,突然灵感一闪,他苦思数日而不得的 “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立刻有了符合人物主观感受的镜头语言表达:缕缕月光穿过竹林和围栏在地上留下道道“霜痕”;黛玉踽踽独行孤凉的背影;竹叶飒飒的夜空;月亮映在清波微漾的寒塘中…画面转到潇湘馆室内,桌上是林妹妹写的寄人篱下的悲叹:“忆父母兮,双亲已逝;思故乡兮,欲归无家…” 黛玉枯坐在床头,“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长久的苦闷和着新添的情愁汇成流不断的两行清泪……

    那两行泪是陶慧敏好几天努力的成果。拍完戏她松了口气,开心地告诉我们:“哭出来了,是我自己哭出来的!”我问,“全得真哭?不是可以点眼药水吗?” "假的要露馅的呀",要么“泪珠”从干干的眼眶中“毫无来由”地滚下来,要么一只眼淌“泪”,另一只眼无动于衷。哈哈,“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要不怎么说真情实感最可贵呢。陶慧敏很快又开始愁眉苦脸,因谢导要她在去看望挨打后的宝玉时把眼睛哭成“肿桃儿一般”。虽说演潇湘妃子哭是基本功,但几场哭戏连一块儿,还是愁煞还泪人。

    闭门羹的后面紧接黛玉葬花,而葬花戏已在春天拍完,我错过了。我问陶慧敏,与她演的越剧葬花相比,电影的表演有何不同?她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具都一样,也是花锄、花帚、绢袋等,但是表演要生活化一些。她提到导演新添的一个小小细节,给我印象很深:去葬花的路上,黛玉看见刚出土的尖尖嫩笋,忍不住蹲下,用手爱怜地轻轻抚摸… 我若有所悟,旧生命的离去伴随新生命的到来,乃万物生生不息的亘古规律。这一笔新颖脱俗,因为黛玉的情感并非单纯的一悲到底,其中有悲喜交织的各种复杂。绿色春笋的生机盎然,使红消香断的悲剧更为震撼人心。


    傍晚。皓月当空,碧天如洗。陶慧敏和几个小演员跑来,要我给她们讲几句“外国话”听听。我望望天上的月亮,想起一首忘了出处的英文小诗:

    The moon is high,
    The sky is blue,
    And I am here,
    Where are you?

    “什么意思?”“大概是‘人约黄昏后’吧?”正说笑着,远远看到赵导在出外景的车前朝我招手: 要不要去跟“晴雯撕扇”? 我连忙跑过去,爬上车。

    《红楼梦》中有很多属于挂历月份牌的“美人图”: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醉卧,美在形态,美在神态;海棠春睡,白雪红梅,晴雯撕扇,美在情境,美在意境。电视剧在拍美人图故事的时候,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对话和交待事儿上。电视想明白了,只要人物外形打扮得像书中的样子,再拿着原著当剧本,电视观众也就满足了。至于画面的美感质感,情景情境的艺术投入,以电影的标准来看,那是能简就简,凑合马虎的。比如“晴雯撕扇”吧,一张睡凳放在一丛芭蕉下,上放两块垫子一个枕头。(看到这儿,我在想,贾家如能如此节俭,岂会败掉?就这么个乘凉地儿,晴雯还觉得挺了不起,讲什么“我这身子也不配坐在这里”...)这场“夜戏”是白天拍的,虽然用了深色滤镜,虽然加了夜晚的虫鸣,虽然在芭蕉叶下,却没能挡住毒日头的穿帮直射…“强扭的瓜不甜”,还是那句话,要想经得起推敲,唯有真实。

    话说我跟着赵导、晴雯、麝月、宝玉来到了怡红院。院中的四角亭被布置成主子乘凉的凉亭,一张铺了凉席的枕榻搁在里面,舒适又凉爽。圆圆的月洞门挂上了挡蚊虫的透明细珠落地帘。灯光师架好灯,将淡蓝色的模拟月光打在珠帘上。藏在角落里的风扇吹出习习凉风,帘子微微晃动,碎银子似地闪着光。枕榻旁的茶几上放了个晶莹透亮的水晶缸,一位道具老师背来“卖冰棍” 式的土冰箱,把里面湃着的鲜红荔枝连同冰块一起倒进缸里。两位美女,晴雯和麝月,从纸箱里挑了折扇,比划动作;宝玉在摇头晃脑地 “...这就是爱物了” 背台词。我坐在凉亭的一角,看着月洞门、珠帘、枕榻、凉席、荔枝、美人构成的美图,感觉人在画中。影片的编剧是“二谢”:谢逢松与谢铁骊。谢逢松老师是位诗人,国家一级编剧。“二谢”联手,一个诗情,一个画意,珠联璧合。这场戏从傍晚开始拍,拍了整整六个小时,到夜里两点才收工。


    又是一个傍晚。我路过休息室,听到里面隐隐传出电视剧红楼的片头音乐。探头一瞧,老厂长汪洋一个人摇着扇子坐在电视机前。我打完招呼赶紧坐下: 又是晴雯的戏--“晴雯补裘”。少时读红楼,这“金翠辉煌,碧彩闪灼”的“雀金裘”曾引发我无限的遐想。史上真实的“雀金裘”应是“机杼夺天工”的江南造,曹公为了显其名贵,杜撰成“哦啰斯” 国造。据考,它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金线是利用纯金的延展性经反复锤打,打成极薄极薄的金箔,再把金箔剪成极细极细的金线。先拿金线界出经纬底子,然后用孔雀绒绕在细蚕丝上分段扎好的羽线织在金底子上。成品“雀金裘”深翠花纹里金光浮动,华丽异常。

    电视剧里那件“雀金裘”,色彩张扬,料子平薄,没有羽线的绒感。不过,此物太具挑战性,可遇而不可求,咱主要看表演。只见那晴雯用红红的长指甲从一大把粗粗的黑线(孔雀羽线?)中勾出一根, 穿进一颗粗针的针眼里, 然后就在多情婉转的“晴雯歌”中粗针大线飞快地“钉扣子”。我傻了眼: 这就是大观园“针线王”的神奇技艺?

    满腔的失望化作了对谢导的期望。第52回的晴雯补裘我是没机会跟了,现在最多拍到第30回。一个下午,趁着剧组主创老师们在聊天,我抓住时机请教谢导。谢导讲,先要找到一块金线织底的、上有深色彩翠图案的呢子。为了这块东西,剧组现在还在“上穷碧落下黄泉”呢。我问,如果最后实在实在找不到怎么办?“有办法的,可以在一块呢子上加工图案嘛”。我又问,要不要请个女红高手当替身给观众“界线”露两手?谢导笑道,晴雯的补裘手艺是被曹公“诗化”了的,实拍的效果不会好。还是给观众留点美好的想象空间吧。谢导对表演的设想也很“诗化”: 我们不用“羽线”,我们用漂亮的、上镜头的、好看的--金线。织补前,让一个演员,比如麝月,与晴雯拈一根假的、细极了的“金线”,在手中搓捻;搓好线两人拎起来这么迎着烛火一照,金线闪出一星金光--这个镜头得用真的线,否则没有反光的。然后,晴雯病得七荤八素眼睛都模糊了穿不上针,麝月帮着穿针备好线…我们让演员用优美的生活化的戏剧表演来完成。镜头呢,虚实相间,真真假假……

    谢导有意思,翘着兰花指对着“针眼” 穿针引线,搞得很象回事儿,真是乐死人。

    我还提了个我关心的问题: 后面会拍诗会吗? 我好想看姑娘们作诗的戏。“诗词歌赋是拍摄的难点”,谢导讲。电影语言本身有局限,有些东西无法或者很难“翻译”成画面。“那像电视剧那样打上字幕呢?”“你就打上字幕观众一下子也看不懂,你也不能说停下来解释这些诗句啊。”这些只能有所回避。就是拍,也不能直接拍海棠、菊花;你对着一盆海棠拍半天,观众也不可能体会“淡极始知花更艳”什么的。花又不会动,可电影是动的艺术。要拍,得拍个“会动的”,比方说柳絮,柳絮被风吹起来漫天飞舞,优美有诗意…拍什么和怎么拍我们还要再想想。怡红院占花名儿(怡红夜宴)倒是有个办法来拍的:可以让每个人物和她对应的花卉一左一右分割画面…比如袭人,就可以“人面桃花相映红”…

    谢导后来果然拍了柳絮。人物的一系列诗会活动融在于文华的“柳絮词”独唱中:贴在墙上的诗题;宝玉看门外柳絮飞扬;紫鹃为黛玉披衣;轻烟缭缭限时用的“梦甜香”;宝玉看湘云、宝钗答诗题等。神思悠远,余韵悠长。最后歌声在“好风凭借力,送我上轻云”的风筝画面中结束。

    谢导认为,最适合电影表现的其实是太虚幻境。赵导和摄影老师向我介绍,太虚幻境是在棚里拍的,布景基础是古代山水画,虚无缥缈中的亭台楼阁远远近近,影影绰绰。其中的舞蹈借鉴了敦煌壁画里的飞天。仙女仙歌仙乐仙舞,亦梦亦幻、美轮美奂。可是,谢导回想起来总觉得遗憾:我们现在的特技水平还不高,想象力打了折扣,尽管弄了很多二氧化碳干冰制造仙境的云雾,却最终未能突破“舞台”的框框…如果有先进点的特技,就可以发挥得更好。谢导再一次要我注意这方面的外文资料…

    电影是遗憾的艺术,你永远会想,假如可以重来…


    春笋:


    思乡:


    撕扇:


    开诗社:


    柳絮词:


    雀金裘:


    分割画面:晴为黛影


    太虚幻境:





    评分

    参与人数 4爱元 +30 收起 理由
    山菊 + 10 给力
    jellobean + 6
    李禾平 + 8 精彩
    燕庐敕 + 6 谢谢!有你,爱坛更精彩

    查看全部评分

  • ta_mind
    擦汗
    3 小时前
  • classn_01: 222 classn_02

    [LV.7]分神

     楼主| 发表于 2015-9-11 09:2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网站错误报告|爱吱声    

    GMT+8, 2017-2-28 04:50 , Processed in 0.048770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